“以股抵债”是否构成“同等条件”的事实认定
时间:2019-09-08 16:48:32   来源:管理员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2016)京0116民初4228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合同纠纷

3.当事人

原告:北京富汇天使高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汇天使)。

原告:北京富汇科融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富汇科融)。

被告:深圳市瑞合鑫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合鑫业)。

第三人:上海百家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百家汇)。

第三人:北京祥瑞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瑞公司)。

【基本案情】

祥瑞公司成立于2000年3月24日,截止2012年5月20日股东包括瑞合鑫业(出资额3228.8448万元,43.63%)、富汇天使(出资额390.1542万元,5.27%)、富汇科融(出资额271.43万元,3.67%)等11名股东。

2012年(具体时间不详)祥瑞公司、瑞合鑫业(增资方,甲方)、富汇天使(增资方,乙方)、富汇科融及其他股东签订《北京祥瑞公司制品有限公司增资协议》。该协议约定3.8各方在此确认,本次增资之后至公司变更为拟上市股份公司之日止,在同等条件下,公司控股股东、创始股东及管理层股东拟出售股权时,公司其他股东有权优先出售其所持公司的部分或全部股权,所出售的股权数额不超过公司控股股东、创始股东及管理层股东拟出售的数额。如多个股东行使该等权利,则按照其在公司注册资本所占比例的相互比例分配。6.3一旦发生违约行为,违约方应当向守约方支付违约金,并赔偿因其违约而给守约方造成的损失。

2016年1月24日,瑞合鑫业以人民币2.5亿元受让南京先声、ChinaVax、江苏先声对新余方略的债权(之前瑞合鑫业已经为该债权承担了质押担保责任);并以瑞合鑫业在祥瑞公司中的全部股权(股权比例约43.63%,对应注册资本3228.8448万元,以下简称为“标的股权”)作价人民币2.5亿元,抵偿其受让债权的对价。各方并对股权的作价金额做出调整,2016年12月31日之前(含12月31日)作价2.3亿元;2017年2月28日前(含2月28日)作价2.2亿元;2017年3月31日前(含3月31日)作价2.1亿元;2017年4月1日以后(含4月1日)作价2亿元。对于标的股权最终作价金额与瑞合鑫业应付转让对价之间的差额,瑞合鑫业应以现金方式支付。股权受让方为上海百家汇。

2016年4月28日,祥瑞公司申请工商变更登记,上海百家汇受让瑞合鑫业的股权。

富汇天使、富汇科融,原则上不反对上海百家汇入主祥瑞公司,但要求按照祥瑞公司2012年的《增资协议》中3.8条款之约定优先出售股权。

【案件焦点】

瑞合鑫业转让股权给上海百家汇这一事实,是否属于《增资协议》3.8所指的“出售股权”和“同等条件”?也就是说,第一,瑞合鑫业转让股权给上海百家汇是否受增资协议约束;第二,原告如行使优先出售权应当获得的是现金还是债权,即如何界定“同等条件”。

【法院裁判要旨】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一、瑞合鑫业转让股权给上海百家汇是否受增资协议约束。

瑞合鑫业虽主张其转让股权给上海百家汇,是基于避免实现抵押权不利于祥瑞公司的情形发生,属于“以股抵债”,不是增资协议约定的“出售股权”情形。但瑞合鑫业以祥瑞公司股权换取南京先声等方的债权的结果,在法律属性上与股权转让无异。二者最终都是上海百家汇取代瑞合鑫业成为祥瑞公司股东。因此,瑞合鑫业转让股权给上海百家汇的行为受增资协议约束。

二、原告如行使优先出售权应当获得的是现金还是债权,即如何界定“同等条件”。

针对“同等条件”原被告双方产生重大分歧。富汇天使、富汇科融主张,同等条件不是完全相同的条件,股权转让的对价应当是现金2.5亿元,而不是债权。瑞合鑫业主张,同等条件应当是包括对价和支付方式,在股权转让中瑞合鑫业获得的是债权而不是现金,原告方行使优先出售权也应当是获取等额的债权而非现金。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认为,首先,瑞合鑫业转让股权给上海百家汇没有收取现金的原因是基于其对南京先声负有2.5亿元债权转让款的支付义务,其实质是通过股权转让实现了债务的消减,具有现金价值的同质性。结合关于祥瑞公司股权价值贬损,瑞合鑫业以现金方式填补债权与股权差额的约定。可见,瑞合鑫业股权转让的对价不是形式上的债权,而是债权所代表的现金价值。

其次,瑞合鑫业用所持祥瑞公司股权进行质押担保和换取债权时,就应当预见到有可能存在违背增资协议约定义务的风险。即使用股抵债具有非等价性,也是瑞合鑫业的自愿行为,其单方作出的意思表示不能作为交易条件强加于增资协议中的任何他方。

再次,结合增资协议合同各方的立约本意,3.8条的优先出售权约定,是小股东在控股股东退出公司时对其利益的保障约定。一旦公司经营状况恶化,小股东可以优先于控股股东全身而退。如果将同等条件理解为大股东设置的条件,不仅对小股东不公平,更与小股东签订该约定的初衷相悖。“同等条件”并非“同一条件”,应当结合股权的转让价格、付款方式及期限等多种因素考虑。结合本案,增资协议中的同等条件应当理解为,小股东优先出售自身股权给第三人的对价和支付方式应当不劣于第三人给大股东的对价和支付方式。上海百家汇给付瑞合鑫业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方式为上海百家汇关联方的债权,其实质是削减了瑞合鑫业的债务;那依据增资协议约定,瑞合鑫业也应当保障原告出售祥瑞公司股权获取的对价结果为原告削减了自身债务,而非瑞合鑫业所主张的那样,即原告出售祥瑞公司股权后替瑞合鑫业偿还了债务。综上,瑞合鑫业转让上海百家汇股权虽然获得的是债权,但其实质的结果为削减对应现金价值的债务,至于现金价值是否应当以债权的形式存在是瑞合鑫业的自愿行为,其意思表示无法强制约束包括原告在内的其他享有优先出售权的主体。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深圳市瑞合鑫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因违约给北京富汇天使高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富汇科融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造成的损失44 259 702元;

二、驳回北京富汇天使高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富汇科融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其他诉讼请求。

瑞合鑫业在上诉期内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于2017年4月5日向二审法院提交了撤回上诉申请,本案生效。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主要在于对《增资协议》中“同等条件”的理解。查明事实是一审法院的重要审判任务,在大量的事实证据材料之中,抽丝剥茧查找到裁判需要的法律事实,进而将法律事实还原为客观事实,既是一个去粗取精的过程,又是一个将原被告诉辩意见去伪存真的过程。

具体到本案中,控股股东以股抵债,是否属于协议约定中的同等条件?控股股东同意小股东以股抵顶增资方债权的抗辩意见是否能够成立?小股东要求按照控股股东以股抵债中债权折合对应的现金价值计算股价是否合理?主审法官从分析“同等条件”入手,抽象出控股股东以股抵债虽然获得的是债权,但其实质的结果为削减对应现金价值的债务,具有现金价值的同质性;至于现金价值是否应当以债权的形式存在是控股股东的自愿行为,其意思表示无法强制约束包括小股东在内的其他基于《增资协议》享有优先出售权的主体。

本案的裁判文书呈现了主审法官事实认定的完整过程,体现了法官面对纷繁证据和激烈诉辩的分析能力,且论理充分,凸显了法律论证的逻辑。

责任编辑: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

叶文波律师

叶文波律师叶文波律师1998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早年在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工作期间,负责安全保卫和法律事务的部分工作,长期同公、检、法司机关沟通合作,代表电信部门和公安部门配合处理过多起国内有影响的案件,对案件的操作流程及公安、检察、法院工作人员的办案规则了如指掌。叶文波律师擅长对大型疑难复杂案件的诉讼程序设计,具有超强的沟通、协调和谈判能力。特别在刑事辩护、再审案件、房产、拆迁纠纷、建筑工程、公司法务、合同纠纷、投融资并购、知识产权、破产重组、不良资产处理、婚姻家庭、家族财富保障和传承、交通事故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是国内优秀的复合型实力派律师。

其他律师咨询

北京刑事诉讼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律师

聚众斗殴辩护律师

故意伤害辩护律师

北京强奸罪律师

北京房产纠纷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