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里糊涂犯绑架罪,法院一审判刑6年!
时间:2019-08-12 22:48:05   来源:管理员

14年前,安徽人周某在大连干装修,干得还不错。他的小舅子因为一点纠纷被几个四川人打了,周某身为姐夫,当然要出头。

1999年7月26日午时,周某叫上朋友马某、朱某等三人一起到辛寨子租住房找四川人算账。

到了地方,要找的四川人不在,只有旁边屋的陈某在,周某等人知道打人的不是他,而是他的老乡,周某等人让陈某带他们去找“元凶”,陈某说:“这事跟我没半毛钱关系,我可不去找人。”

听了这话,马某等人不高兴了,对着陈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得无辜的陈某口鼻出血。压力之下,陈某同意带他们去找人,上了出租车转了一圈,没找着人。

马某等人又揍了陈某一顿,陈某求对方放过自己,来人让他掏1000元医疗费才能放人,这所谓的“医疗费”就是因为四川人打了周某小舅子的治疗费用。

打人的事与陈某无关,你找他要什么钱呢?陈某身上没钱,为了脱身无奈给叔叔打了一个传呼,双方通电话时,这边让叔叔送钱。陈某叔叔在电话中听到有人说:“你送钱来赎人。”陈某叔叔一听就明白了侄子处境,连忙答应送钱。放下电话就向警方报案。此后,周某觉得这事做得有点过,把陈某放了。

巧合的是,当天下午5时,按约定时间地点,陈某叔叔来送钱,马某、朱某两人以为钱到手了,结果被警察逮着。放人后,周某没把这事当回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以后他就到外地去了。

强制他人人身自由索要赎人费,虽然只有区区1000元钱,这与敲诈勒索罪可是两回事,这是绑架罪,这罪名是重罪,《刑法》规定量刑起点10年,马某等两人被法院以绑架罪各判10年。周某不知此事,来到外地干装修活,活越干越多,后来混成了一个小老板。

去年10月下旬,周某到案,他知道自己原来也是绑架案同案犯,觉得自己冤,一个劲儿地辩解,人是他领去的不假,可他既没动手打人,也没向人要钱,这都是马某等人干的。

经教育他才明白,这案子提前有预谋,人也是他领着去的,这就是共同犯罪,且是主犯。法庭上他认罪了。不过,法官考虑他在这起绑架案中的犯罪情节较轻,适用现刑法规定。

结果

今年6月末,法院一审对周某以绑架罪判刑6年,并处罚金2000元。

编辑点评

这正是:内弟挨了揍,姐夫来寻仇;元凶没找到,同乡竟被揪;寻人遭拒绝,拳脚来伺候;无奈惧淫威,未果苦相求;来人欲勒索,叔叔急相救;他乡谋发展,今成阶下囚。

就算再不懂法,也应该懂得恶意勒索的罪恶,如果人们对自己的行为连一点自省能力都没有,你很难相信他下一次不会犯同样的错。

正所谓罪有应得,咎由自取,对他人造成的伤害,自有法律来主持正义,即便是在13年后,也依然难逃法律的追究和审判。这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伤害,有的是身体上的,有的是心理上的,有的是财富上的,无论哪一种伤害,都会留下有形或无形的伤口,这些伤口一定会愈合,但是那些施加伤害的人,一定会付出代价,即便不是通过法律,也要通过某种形式得到体现。

相关律师介绍

叶文波律师

叶文波律师是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其法学功底深厚、思维方式独特,工作作风踏实严谨,待人坦诚豁达,长期致力于法律问题的理论研究和实践。并具有多年大型国有通信、法律行业从业背景及同公、检、法、司、政府等沟通协调经验。深谙公、检、法、司机关办案流程及政府办事规则,并积累了深厚的司法、政府资源。投身律师行业后,以企业高管、金融、经济和律师的多重观察视角和立体化的思维方式剖析个案。复合的专业背景、特殊的社会阅历、系统的思维能力,使其在办理各种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时,更具社会能力和专业优势。对法律问题的理解全面、务实、透彻,能够从实际法律效果出发,运用灵活的法律和非法律手段实现当事人合法利益最大化。

其他律师咨询

北京离婚律师

聚众斗殴律师

故意伤害律师

北京强奸罪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

北京死刑辩护律师

北京房产纠纷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