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气”多“正气”少,问题官员缘何多迷信?
时间:2019-10-02 20:40:29   来源:新华网

近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纪委对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进行“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理,在李春城诸多违纪违规事件中,重迷信、讲风水、摆道场等事项令人侧目震惊。

“花千万请风水先生做道场,安排道士做法驱邪”,在重迷信、讲风水等方面,李春城绝不是第一个,或许也不是最后一个。在中国官场,官员间迷信算命看相秘术,迷信风水改运改命的人数不在少数;不少问题官员还在“边贪腐、边烧香”中寻求心理慰藉,乞求消灾解难……

为人民服务的官场,缘何“迷信”味多了,“真理和正气”味少了,这背后到底出了啥问题?

“鬼气”多“正气”少,问题官员缘何多迷信?

曾制定三个“2000万元”贪污计划、被网友戏称为“最有理想贪官”的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原局长叶树养,在职期间就是一个“算卦迷”,案发前一晚,他还在找“大师”问卦。

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叶树养曾偷偷跑到五台山,找道士算“官运前途”。在越“迷”越深的后期,叶树养无论公事私事,甚至包括送礼、受贿都要请“大师”算上一卦。在担任韶关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局里曾办理一起命案,叶树养还特意请了一位道士到现场算一算凶手逃跑的去向。

与叶树养类似,不少问题官员也在“形似神不似”的“信佛道”中期望获得心理安慰: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曾拜一位“女大仙”为师,家中设有佛堂、道台;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在家中香火不断地供奉瓷佛、金佛;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花40万元巨款为“争”烧大年初一的头炷香;被称为“草原巨贪”的内蒙古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每收一笔赃款都要先放在“佛龛”下面,在家中设立佛堂供奉佛像,夫妻俩每天烧香拜佛,甚至进了监狱,也每日手捧佛经念诵……这些“虔诚”“信佛道”的官员们,后来发现都有严重的贪腐问题。

“信鬼神不信苍生”,“迷信风”为何流行官场?

“谈理想支支吾吾,吹算命唾沫四溅”“台上讲科学发展,台下搞烧香拜佛”,内蒙古慧聪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献华等专家说,信佛、信道、信阴阳、信风水、信星座、信血型,这些官员迷信鬼神的目的大多都是为了升官发财,痴迷权力是官员们心里的鬼,这是他们迷信鬼神的根本动力,但鬼神最终都没有保佑得了他们,痴迷权力也最终葬送了他们的前途。

有专家认为,跟僧道活佛关系密切的官员们,说到底,其实什么都不信。他们信的,就是让宗教业者通过某种操作,给他们带来他们想要的“福祉”。不管是佛道还是风水,他们无非是想找一点彼岸世界的助力,帮他们升官发财。期望通过“贿赂”神佛,有神佛相助,犯了事,也可以“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贵州一位公务员认为,封建迷信在官员中有市场,一是受社会封建迷信回潮的影响,公务员也是普通人,对于不可预知的东西,特别是对于自己掌控不了的事物,有时也会受到“神秘主义”的影响,所以有人对于算命、看相、风水采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处理。二是基层的党内的思想政治教育流于表面的多,真正触及灵魂、引发思想共振的少。“现在,如果谁天天讲共产主义,有时会被同事当做怪物看;相反,如果谁会看手相、面相,则会成为受欢迎的人。”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教授高一飞认为,官员不信马列、信迷信,主要是由于相对于“高大上”的马列思想体系,算命、看相、风水之类的迷信更能缓解官员的现实焦虑,特别是对一些滥用权力、贪污腐化的官员,他们更能直接得从这些“神秘主义”言语体系中获得心理的安慰感和精神满足感。

让“做梦者”终落“黄粱美梦”让清正廉洁者“梦想成真”

很多迷信的官员其实自己也明白“迷信,终究是迷信”,他们也并非内心真信,可为何还是执迷不悟?一些专家提出,“信鬼神不信苍生”的官员大都有一些共同点:或是仕途不顺,希望通过大师点拨、助威,使升官发财的路途变得顺畅;或是贪污、渎职等之类的坏事做得多了,企图“逢凶化吉”求心里安慰。但他们的共同点是价值观混乱和价值底线的坍塌,宗旨意识被“利己意识”取代,人民利益被个人利益吞噬。

贵州省证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沈诚认为,官员迷信风水、算命、看相等事物,反映了当前政府选人用人的标准和机制存在一定问题。一些地方,官场升职靠潜规,官员职位晋升跟个人能力、工作业绩等情况不成正比,官员对自身前途没有一个稳定预期,在此情况下,一些官员内心有沉重的焦虑感和迷茫感,把升迁的希望寄托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鬼神身上,使“迷信风”成为官场的“传染病”。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曾表示,我们的体制应该对官员升迁给出一个科学、简单而明确的信号。只要消除了不确定性,制度传递给他们的信号简单而清晰,就会从根本上消除他们诉诸迷信的动机。

面对官场覆盖面越来越广、层级越来越高的“迷信风”,一些网友建言,相关制度的改革与规范才是当代“新周公”,它可以解开一切“官梦”,让贪赃枉法、以权谋利者终落“黄粱美梦”,让清正廉洁、群众拥护者“梦想成真”。

刑事笑话之便衣警察

某便衣警察接受指派到某新村调查一起窝藏罪犯的案件,该便衣警察来到该新村后,只见阳台到处都围着铁栅栏,楼底的铁门也是紧锁着,安静得不见一个人影。正在纳闷之时,楼底的铁门开了,走出一位老太婆。警察高兴地迎上去向她打招呼,告诉她自己是警察,正调查一起案件,需要她协助,并拿出证件让她看。她戴着牛奶瓶底厚的眼镜,很仔细地端详警察证件上的照片说:“噢,这个罪犯我好象见过,只不过想不起在什么地方。”

北京刑事律师

叶文波律师

叶文波律师作为北京市刑事律师网(http://www.lgbhw.com/)首席辩护律师,在刑事案件领域,承办了大量刑事大案、要案,尤其在死刑复核、刑事一审、二审、再审,职务犯罪、涉黑、涉毒、集资诈骗、各类涉税、涉暴等刑事案件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刑事辩护经验和诉讼代理经验。擅长办理重大、复杂、疑难刑事案件,善于攻克辩护难关,对重大、疑难刑事案件常常能从细节入手,找到突破口,冲出证据重围,灵活运用法律,切中案件要害,拿出独特的分析和辩护意见,使被告人化险为夷。

更多律师咨询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房产律师

职务侵占律师

交通肇事律师

聚众斗殴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