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挑战第一人"吴永宁之死,孰之过错?
时间:2019-06-15 12:15:24   来源:管理员

"高空挑战第一人"吴永宁之死,孰之过错?

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大楼拍摄危险动作视频,不慎坠落身亡。经公安部门法医鉴定:排除他杀,其死亡属于意外事件,与他方无关联。后吴永宁母亲何某将发布过吴永宁极限运动视频的视频网站起诉至法院。

前几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判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何某三万元;驳回原告何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1

原告:花椒平台未尽安全保障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将网络空间纳入公共场所。“花椒直播”,属于为社会大众所广泛熟知、广泛应用、广泛关注的公众性、开放性网络平台和网络空间,其性质属于公共场所。对吴永宁有安全提示、安全保障的义务。

花椒平台明知吴永宁发布的视频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但被了提高平台的知名度、活跃度等从而获取更大的盈利,不仅未对吴永宁发布的系列危险动作视频审核,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而且还促使鼓励发布视频,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何某认为,吴永宁坠亡时正处于和“花椒直播”的签约期内,吴永宁攀爬长沙华远国际是为了完成签约所规定的任务,因此被告对吴永宁的坠亡存在直接的推动和因果关系。

由于被告不仅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反而予以鼓励和推动,吴永宁才会持续拍摄和发布危险动作视频,因此被告对吴永宁的持续冒险行为存在过错。因此被告应当承担对吴永宁死亡的侵权责任。

2

花椒平台:自身的监管义务超出合理范围

花椒平台认为仅对吴永宁个人上传的视频内容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吴永宁上传的视频内容不违法,被告没有应当处理的法定义务因而未处理。另外,被告未要求吴永宁做任何危及人身的举动,与吴永宁高坠死亡不具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不存在主观侵权过错,故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3

法院: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对网络用户承担安全保障义务

花椒直播平台是公共场所在网络空间的具体表现形态,该平台的注册和使用是面向社会大众开放的,参与人员具有不特定性,是具有社会活动性的虚拟空间,故该平台具有公共场所的社会属性。由此,被告作为该平台经营者则可能成为负担安全保障义务的民事主体。同时,花椒平台实现粉丝打赏、平台与上传视频用户共同分享打赏收益的流程运营模式,还具有盈利性。

被告确实与吴永宁共同分享了打赏收益,故依据收益与风险相一致的原理,被告理应承担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

被告对吴永宁所负安全保障义务的具体义务内容,首要的应是对吴永宁上传视频内容进行审查,其次可能还会产生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具体义务内容。

基于生命权应是法律保护的最高权利形态并且安全保障义务的本质就是一种危险防免义务。平台方在发现视频内容具有危险性,且应知吴永宁拍摄此类视频有可能危及其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其应本着对生命、健康安全高度重视的态度,履行相关保障义务,对视频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具体措施。

吴永宁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主观上应能够完全认识到其所进行的冒险活动具有高度危险性,吴永宁本人应对其死亡承担最主要的责任,被告对吴永宁的死亡所承担的责任是次要且轻微的。但由于被告平台公司未对吴永宁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其应该对吴永宁的坠亡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4

对个人和平台方的启示

作为普通用户,对于网络短视频不要盲目跟风模仿。

作为平台方:

第一,要加强内容监管,通过用户协议、上传作品确认、平台公告等各种形式,明确自身平台定位,进行风险提示,提示用户不得上传、传播带有危险性等内容的视频、链接等;

第二,完善内部审查机制,对于违规视频提前进行筛查,并采取审核、告知、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

第三,建立更健全的体系,加强对用户的管理,严格落实实名制,建立黑名单制度。

叶文波律师

北京死刑复核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咨询

北京刑事律师

北京房产律师

北京死刑辩护律师

故意伤害辩护律师

聚众斗殴辩护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