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文波律师接受新华网采访--北京秀水二号欠款总额恐超10亿
时间:2019-04-25 13:56:43   来源:管理员

北京刑事律师网:本报此前报道的《秀水二号商铺售后返租无力偿还》一石激起千层浪。陆续有多名投资人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线索。秀水二号(现已更名“秀水奥莱”)商铺投资人李先生表示,在7月11日投资人举行的聚会上,参与投资人超过500人,初步统计后,秀水二号涉及商铺保证金和利息总额超10亿元。更加蹊跷的是,参与秀水二号商铺的投资人数量远超过秀水二号当初图纸上显示的商铺数量。北京市维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郝江表示,企业如果存在欺骗投资人、反复租赁商铺等行为,可能涉嫌集资诈骗。

欠款总额攀升

据李先生介绍,上周六,秀水二号商铺的投资人在朝阳区民族园路中企大厦自发举行了一场聚会,到场的商铺投资人数量超500人。大会的几名组织者讲述了在秀水二号的投资经历以及讨债过程,并在会后统计了到场投资人的投资金额。

“经初步统计,秀水投资(秀水二号经营方)和秀水二号拖欠投资人的保证金和利息金额总额在10亿-15亿元”,李先生表示,到场投资人可能只是受害群体的一部分,还有很多投资人合同到期了但并不知情。“如果秀水投资和秀水二号不能及时解决现在面临的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合同到期,问题会更加严重。”

据介绍,商户租赁了秀水二号商铺后并不自己经营,而是交给经营方代理经营。经营方将按照合同规定,按时提供给商户利息。

距离本报此前《秀水二号商铺售后返租无力偿还》仅半个月,涉及金额已经翻了一倍,遇到问题的投资人数量更是大幅增加。当时,据一位投资人介绍,遭遇欠款的投资人数量约200人,涉及资金总额近5000万元。但仅在过去一周中,北京商报记者就收到五名秀水二号商铺投资人的电话,并表示此前对秀水投资和秀水二号资金链断裂一事毫不知情,想要了解最新情况。

租赁商铺“过量”

从商铺数量来看,秀水二号商场内的商铺数量与目前已知投资人租赁商铺数量的不对称,更加深了外界对秀水投资方面的质疑。李先生表示,当时商铺销售人员介绍可以选择秀水二号三四层的商铺,并提供了商场图纸,但两层商场最多也只能容纳200多个商铺。从日前参加维权大会的人员来看,远远超过了这一数字,而且有很多人买了不止一个商铺。据了解,仅李先生自身就承租了5个商铺,每个商铺当时的租赁价为8.9万元/年,总计缴纳租金44.5万元。郝江表示,如果合同到期,投资人不能按期拿到约定的保证金或租金,此类纠纷属于民事合同纠纷;但如果秀水投资没有那么多商铺,却与众多投资人签订协议,就可能涉嫌刑事诈骗。

危机仍在加剧

据李先生透露,自今年3月起,李先生等投资人已先后将秀水投资、秀水二号拖欠投资人保证金、租金的情况向北京市政府信访办、北京市朝阳区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朝阳经侦)等机构反映。

“6月20日,有投资人向有关部门咨询情况时了解到,黄淑萍已经被控制。”投资人马女士表示。根据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黄淑萍是秀水投资和秀水二号的法定代表人。此外,投资人孙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出示了有朝阳区人民法院盖章的秀水二号关联企业资产冻结公告。公告显示,自公告之日起,将被执行人北京唐人街物业有限公司、北京唐人街餐饮有限公司、北京唐人街餐饮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全部房屋收益租赁收益予以冻结。据了解,上述3家企业与秀水投资均有着直接或间接的投资关系。

上述投资人马女士称,她从2006年就开始投资秀水商铺,此前对这个企业一直很有信心。在今年3月一次由秀水投资组织的投资人聚会上,还追加了10万元投资。但她在3月之后,至今也未按照合同规定收到相应利息。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昨日拨打朝阳经侦相关办案人员电话以及秀水投资相关负责人电话求证,但始终未能接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叶文波表示,当事人之间签订合同,一方当事人因资金不足而无法履行合同义务的属于违约,守约方可按合同约定,要求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投资人可以优先和对方进行协商,协商不成的可向法院起诉。如果有证据证明该公司有诈骗的嫌疑,也可要求侦查机关介入案件。但叶文波也表示,虽然从民事纠纷转换为刑事案件会使案件事态升级,但一旦相关责任人被控制并没有偿债能力,企业的固定资产往往不足以弥补受害人的损失。(李铎陈克远)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