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政策原因导致合同解除,是否承担损失赔偿责任?
时间:2019-08-06 22:53:10   来源:管理员

因政策原因导致合同解除,是否承担损失赔偿责任?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

2013年3月5日,发包人北京市某农村能源办公室(以下简称能源办公室)与承包人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就2012年绿色燃气工程签订了《2012年绿色燃气工程管 网铺设及道路恢复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的工程名称为2012年绿色燃气工程管网铺设及道路恢复,工程地点位于该县某镇,合同价款为7 745 313元。合同签订15 日内发包方向承包方支付合同总价款的25%,即193.64万元。2013年4月19日,能源办公室向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了第一笔工程款1 936 400元。合同签订后, 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组织了数十人准备进场施工,但因项目建设用地未落实,工程一直未实际开工。2013年10月,该县某镇人民政府出具《关于沼气联建项目未能 按时开工的情况说明》,主要内容为“某镇2013年沼气联建项目相关村庄,由于没有找到适当的地方建设,我们已经和土地相关部门多次协调,至今仍无结果,某村沼气站 已建成需要将另一村连接上,连接工程需和其他两站同时施工,根据以上情况此工程暂时还不能开工”。2017年4月25日,该镇人民政府亦向北京市仲裁委员会出具《关于 2012年绿色燃气工程无法继续实施的证明》,主要内容为“缺少建设用地指标,因此无法继续建设沼气站。同时部分村庄纳入限养禁养范围,导致各养殖场陆续缩小规模或 关停,沼气工程发酵原料数量无法达到项目运行需要。因此2012年绿色燃气工程建设存在严重困难,无法继续实施”。工程终止后,北京某律师事务所接受能源办公室委 托,追索2012年绿色燃气工程已拨付的工程款1 936 400元,并于2017年11月4日向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发送律师函,要求该公司在收到律师函20日内退还已收取的 资金1 936 400元。因被告一直未退还该笔资金,故原告起诉至法院请求1、被告返还原告拨付的工程款1 936 400元;2、解除双方于2013年签订的《2012年绿色燃气工程 管网铺设及道路恢复(某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延庆法院经审理认为,当事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后因不可归责于双方的政策原因,工程项目未实际施工建设,合同 无法继续履行,故合同应予解除。但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为履行合同支出了必要费用(含税费),且因能源办公室未能及时通知、解除合同,造成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 限公司进一步支出相关费用等损失,故法院酌定扣除能源办公室要求返还已拨付款项的10%。

判决作出后,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系当事人主张的情势变更事由是否成立;因政策原因导致合同解除,要求解除方是否应向另一方承担相应的损失赔偿责任。

情势变更是指合同有效成立后,因当事人不可预见的事情发生导致合同基础动摇或者丧失,若继续维持合同原有效力将显失公平,故允许变更合同内容或者解除合 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6条对该原则作出了明确规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 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 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为合同成立的基础环境发生了异常变动,所造成的风险属于意外的风险,而商业风险则是可以预见的,是从事商业活动所固有的风险。本案所涉绿色燃气工程是由政府投 资建设,且在合同签订前已获得市发改委批复,当事人有理由相信合同已经具备履行的要件。后合同无法继续履行非因违反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是因为政府土地规划及 农业结构调整等政策改变。对于双方当事人而言,该政策的出台是非固有的、也是无法预见的,且该风险不同于因市场价格变动、经济形势变化等引发的商业风险,因此不 应对发包人进行过分苛责。故基于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的综合考量,两审法院均认为本案因政策原因导致的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并非属于商业风险,而应当属于情势变 更。

赔偿责任?情势变更应当有别于不可抗力,不可抗力适用范围广,同时包含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是法定免责事由;而情势变更适用于合同关系且只针对违约责任的情形,是属于法官可以“酌定免责“的情形。本案中,承包方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从合同成立后即积极组织工程队赶至施工现场,并做了现场勘查、土地平整等一系列的 前期准备工作,已经为施工支付了必要费用。且原告某能源办公室在2013年10月即知晓政策变化,但直到2017年11月才向被告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发送律师函要求 解除合同,中间历时四年左右。原告的未及时告知行为,导致被告北京市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损失持续扩大,原告的行为存在一定过失,故应对被告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 责任,故法院在综合考量的案件实际情况的前提下,扣除原告某已向被告拨付款项的10%作为对被告损失的赔偿。

综上所述,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

相关律师介绍

叶文波律师

叶文波律师是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其法学功底深厚、思维方式独特,工作作风踏实严谨,待人坦诚豁达,长期致力于法律问题的理论研究和实践。并具有多年大型国有通信、法律行业从业背景及同公、检、法、司、政府等沟通协调经验。深谙公、检、法、司机关办案流程及政府办事规则,并积累了深厚的司法、政府资源。投身律师行业后,以企业高管、金融、经济和律师的多重观察视角和立体化的思维方式剖析个案。复合的专业背景、特殊的社会阅历、系统的思维能力,使其在办理各种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时,更具社会能力和专业优势。对法律问题的理解全面、务实、透彻,能够从实际法律效果出发,运用灵活的法律和非法律手段实现当事人合法利益最大化。

其他律师咨询

北京离婚律师

聚众斗殴律师

故意伤害律师

北京强奸罪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

北京死刑辩护律师

北京房产纠纷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