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众斗殴罪理论之浅析聚众斗殴罪
时间:2019-05-19 11:06:38   来源:管理员

聚众斗殴罪理论之浅析聚众斗殴罪

聚众斗殴罪是从1979年刑法规定的流氓罪中分离出来的一种犯罪,是社会多发性犯罪之一,往往具有参与人数多、关系错综复杂、社会影响大等特点,以前对它的研究较少。新刑法实施以来,聚众斗殴罪的法律适用问题颇多,由于缺乏相应的司法解释,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各地做法不一。笔者想结合某些刑法理论就其中的主要问题谈一些自己的看法。

一、聚众斗殴罪中的“聚众”涵义

“聚众”是构成聚众斗殴罪的客观要件之一,一般是指双方都纠集三人以上(含三人)的行为。有学者认为,聚集的众人不应该包括纠集者本人在内。另有观点认为,纠集者如果出现在斗殴现场,应包括在聚集的众人之中,否则不包括。上述观点均未具体展开,其立论依据难以知晓。按照第一种观点,斗殴一方总共应当至少有四人才能构成本罪,这实际上是严格了本罪的入罪标准,不利于对聚众斗殴行为的打击。

本文认为,由于目前聚众斗殴犯罪有上升趋势,从加大刑事打击力度的角度考虑,无论纠集者是否出现在现场,都应当包括在聚集的众人之中。只要斗殴一方包括纠集者在内达三人以上,就可以考虑定罪。有学者认为,聚集的众人不包括未构成犯罪的一般参加者。也有学者认为聚集的众人中既有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也有不属于犯罪分子的一般参加者。第二种观点已为理论界和实务界普遍接受。笔者对此也表示赞同。本罪意在打击破坏社会公共秩序的大规模斗殴行为,如果把“众”限定在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范围内,显然不符合本罪的立法旨趣。举个例子,如果双方各纠集了百人进行斗殴,但是双方都只有一名首要分子而没有积极参加者。如果“众”不包括一般参加者,那么该案首要分子就无法入罪,而这种大规模的斗殴对社会的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

有人认为,“被告人一方人数为三人以上进行斗殴,方符合聚众的基本要求”。笔者赞同这一观点,我国刑法对犯罪是以一方当事人为单位进行评价的,聚集的众人不应该包括斗殴对方人员,构成本罪只要求本方参加人员达三人或三人以上即可。反过来说,如果聚集的众人包括斗殴对方人员,那么除了“一对一”的斗殴行为不构成本罪外,其他一切斗殴行为都构成本罪,这恐怕并不符合刑法第292条的立法本意。在实践中,常出现斗殴一方为三人以上,另一方只有一人或二人的情形,该情形下双方是否可构成聚众斗殴罪?目前较为一致的看法是:对三人以上一方以聚众斗殴罪处罚,对不足三人的一方不以聚众斗殴罪处罚,构成其它犯罪的以其它罪定罪处罚。

笔者认为,这一思路是正确的,聚众是一种单方性行为,一方聚众行为的实施不以对方聚众行为的实施为要件,因而聚众一方可以构成聚众斗殴罪。对没有聚众3的一方,在认定时情况较为复杂,可分以下三种情况来分析:

一是没有聚众一方未与对方打斗,只是实施了正当防卫行为,则依正当防卫的有关规定处理;如果与对方打斗,并致对方有人伤害或死亡,则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

二是某一人或二人呈能,要“单挑”或“双挑”某一伙人,双方发生斗殴,在这种情况下,未聚众方在斗殴中起了挑衅作用,若造成了严重后果,定寻衅滋事罪较为合适。

三是参与斗殴人员只有一人或二人,其原因是该方叫来参与斗殴的人未能准时到达或虽到现场但只“观战”并未参战,在这种情形下,不足三人一方主观上具有聚众斗殴故意,客观上实施了聚众行为,只是由于其它原因而未达到聚众斗殴目的,故仍应以聚众斗殴罪处罚。

二、聚众斗殴罪的转化问题

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定罪处罚”。刑法理论界一般认为这是一种最为典型的转化犯立法。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刑法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这在法律上是无疑义的,但是聚众斗殴中一旦发生致人重伤、死亡的结果,是不是所有参加聚众斗殴的均按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呢?目前实践中通常的做法是对首要分子和直接致伤、致死的行为人以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相同,要认定本罪中未持械者是否适用加重刑罚,首先应当区分聚众斗殴的主犯与从犯。在此基础上区分不同情形加以认定:

(1)行为人预谋“持械聚众斗殴”的,对未持械者应当以“持械斗殴”论,适用加重刑罚。由于存在“持械斗殴”的预谋,行为人虽然没有持械参加斗殴,但这只是由于条件所限或分工不同,按照共同犯罪理论,他人的持械行为应当认定为未持械者的行为,因此对未持械者也应当以“持械斗殴”论。

(2)行为人事前没有“持械聚众斗殴”预谋的,此时应当注意区分主从犯。

三、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责任承担问题

依刑法第292条第2款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该款对聚众斗殴罪的转化作了明确规定,但对如何转化有不同的理解:狭义的理解认为,致害方的首要分子和直接行为人应肘全案后果负责并予以转化定罪,对于其他积极参加者,应根据其有否致人重伤、死亡的客观行为及其作用来确定;广义的理解认为,应全案转化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还有一种更广义上的理解,即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不仅致害一方应全部转化定罪,另一方构成聚众斗殴罪的行为人也均应转化定罪处罚。

笔者认为第二种理解较为妥当。首先,聚众斗殴罪在本质上属于共同犯罪,各共同犯罪8人虽然实施的是聚众斗殴,但对聚众斗殴行为可能致人重伤、死亡的危害后果,都有概括性预见,属不确定的故意。其次,如果按狭义的理解,就会出现在一共同犯罪中,不同的个人构成不同的犯罪,这在理论上是不能成立的。再次,最广义的理解认为没有致人重伤、死亡的—方也转化为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罪,有违罪责自负原则。同时,被他人致重伤或死亡的积极参加者,自己被致重伤还要定故意伤害罪,自己被杀害还属杀人犯,这与犯罪构成要件不相符。最后,广义的理解有利于实践操作。如果将首要分子和直接致人重伤、死亡的行为人和其他积极参加者分开定罪,则首要分子不仅要对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承担刑事责任,还要对聚众斗殴罪承担责任,实行数罪并罚,这与刑法基本理论是不相符的。而且,聚众斗殴人数多,场面混乱,往往很难查清致人重伤、死亡的具体行为人,如果只能由首要分子和直接致人重伤、死亡人员承担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就会产生对重伤、死亡后果难以落实责任而最终难以追究责任的情况。

律师咨询

北京死刑复核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

北京离婚律师咨询

北京死刑辩护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