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完成悬赏广告中的特定任务的,能否要求获得报酬?
时间:2019-10-14 22:16:25   来源:管理员

没有完成悬赏广告中的特定任务的,能否要求获得报酬?

您好,北京著名刑事律师根据您所表达的需求,为您提供以下信息:

第五十二条【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以刘永平诉冯仁全悬赏广告纠纷案为例

【基本案情】

原告刘永平得知本市苏坡乡附近发生多名儿童被拐卖事件,作为热心市民即打探有关情况,得知被拐儿童李某某已回家的信息,又向新闻媒体提供线索并告知被告冯仁全,后在其协助下,被告冯仁全等被拐儿童家长与李某某家人取得联系,公安机关随后根据其他有关线索进行侦破并成功解救包括被告冯仁全儿子在内的多名被拐儿童。从庭审查明的上述事实可以看出,原告刘永平作为普通群众关注被拐儿童案,其付出的努力应得到充分的肯定。

【裁判结果】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三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驳回原告刘永平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25元,由原告刘永平承担。

【裁判理由】

悬赏人冯仁全以公开方式对完成特定行为的人支付报酬,这是悬赏人冯仁全向不特定人作出的要约,但悬赏广告合同并未成立。按照合同成立的原则,订立悬赏广告双方当事人之间必须有合意,相对人须完成悬赏广告的指定行为,即向悬赏人作出承诺,悬赏广告合同始成立,相对人才能向悬赏人请求支付报酬。因此,就本案而言,相对人刘永平是否可以按照悬赏广告而享有报酬请求权,关键在于其是否完成悬赏广告中的特定行为。冯仁全的悬赏广告明确“如有知情者告知其家人,并重谢人民币50000元”,但对知情的“情”在悬赏广告中并不明确,探究悬赏人之本意,在悬赏人的儿子被拐卖,悬赏人报案且自行多方查找无果时,不得已施以重金悬赏,其悬赏的目的是找回孩子,对相对人的告知要求,必然是要能产生找回孩子的直接线索,换言之,悬赏人要求的线索也即“情”是要达到找回孩子的目的。而上诉人刘永平得知被拐卖儿童李某某被送回的情况时,到被拐卖儿童家中了解情况,但无证据证明其将相关情况向冯仁全透露,以及协助被拐卖儿童家长和张洪英见面。证人张洪英出具证明证实刘永平协助被拐卖儿童家长与其见面,但证人因拟与刘永平共享5万元酬金,与本案的当事人具有利害关系,且未出庭作证,其证言不能单独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虽然可能由于刘永平的报料使得公安机关以及冯仁全从中获取到寻找被拐卖儿童的线索,但并未达到被上诉人冯仁全的悬赏广告要求。相反,从刘永平陈述以及提供的证据表明,其作为职业报料人,了解被拐卖儿童的情况目的是向新闻媒体报料,从而得到一笔报料款,这是刘永平关注此类事件的出发点。情况说明系公安机关向人民法院出具,其证明力大于其他书证,应予采信。该情况说明内容载明,公安机关将被拐卖儿童被送回的情况告知冯仁全。后公安机关通过冯仁全等被拐卖儿童家长提供的罪犯曾经留宿的窝点的线索,最终侦破案件并成功解救多名被拐儿童包括被上诉人之子。在整个破案过程中,没有任何人向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刑警大队提供过任何线索。综上所述,公安机关未认可上诉人刘永平对冯仁全之子被拐卖一案的破获提供过线索,被上诉人冯仁全亦未认可刘永平向其提供过线索,上诉人刘永平又无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完成了悬赏广告中的特定行为,其向被上诉人冯仁全主张给付5万元报酬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本院不予支持。

【相关法条】

第五十二条【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推荐阅读:

刑事拘留后取保候审是什么意思

取保候审有期限吗

取保候审申请书

申请取保候审条件

取保候审要判刑吗

取保候审一般需要多少钱

叶文波律师

叶文波律师是北京刑事律师网(http://www.lgbhw.com/)合伙人。其法学功底深厚、思维方式独特,工作作风踏实严谨,待人坦诚豁达,长期致力于法律问题的理论研究和实践。并具有多年大型国有通信、法律行业从业背景及同公、检、法、司、政府等沟通协调经验。深谙公、检、法、司机关办案流程及政府办事规则,并积累了深厚的司法、政府资源。投身律师行业后,以企业高管、金融、经济和律师的多重观察视角和立体化的思维方式剖析个案。复合的专业背景、特殊的社会阅历、系统的思维能力,使其在办理各种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时,更具社会能力和专业优势。对法律问题的理解全面、务实、透彻,能够从实际法律效果出发,运用灵活的法律和非法律手段实现当事人合法利益最大化。

其它律师咨询

北京离婚诉讼律师

北京房产纠纷律师

强奸罪辩护律师

故意伤害罪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