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横祸”砸坏旁车 废品收购站被判担责
时间:2019-05-15 21:31:40   来源:管理员

马某租赁了一个院落干废品收购,租的院子紧挨一停车场。谁知有天刮大风,把院里搭建的铁棚刮倒了,倒下的铁棚子正好砸在两台小汽车上。两台小汽车属于物流公司所有。现物流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承租人马某和院落出租人聂某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判决马某、聂某和物流公司按责任大小各自承担相应责任。后三方不服均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最终判决维持原判。

物流公司起诉到法院称,自己租赁了一片停车场,停车场与马某的废品站相邻。2017年4月27日下午2点左右,马某院落里的彩钢瓦铁棚脱落,将停放在停车场的两台沃尔沃汽车砸坏。马某作为承租人,对院落及其他设施的使用有维护义务,应承担赔偿责任。聂某作为涉案房屋、院落及其他设施的所有权人,没有尽到谨慎注意义务,也应承担赔偿责任。故请求法院判决二人共同赔偿全部损失。

承租人马某辩称,我租赁聂某的院落用于废品收购,搭建了彩钢棚子存放废品。2017年4月27日,风刮的太大,将棚架子管卡口刮断,把旁边停放的两辆车砸坏。当时天气恶劣,且原告靠棚子边上停车,没有尽到看管义务,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出租人聂某辩称,我把整个院落出租给了马某,院内临时搭建的彩钢瓦铁棚是某建的。2017年4月27日刮大风,大风将棚子刮倒了,原告停放的车辆被砸坏,此事与我无关,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查明,聂某将位于密云的一处院落出租给马某用于废品收购,马某在院落内建了彩钢铁棚。2017年4月27日,彩钢铁棚棚顶脱落,将物流公司停放在相邻院落内的两辆S90型沃尔沃牌小轿车砸坏。物流公司申请对两辆车维修费用及贬值损失进行鉴定。经法院委托评估公司对车辆进行评定,评定结果为其中一辆商品车的修复费用为125 303元、贬值损失为35 000元;另外一辆商品车的修复费用为117 960元、贬值损失为30 000元。因评估物流公司另外支付拆解费13 010元、拖车费2230元、评估费15 360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定,承租人马某在承租的院落内建彩钢棚,没有合法手续,彩钢棚棚顶脱落,造成物流公司停放的车辆受损。其辩称是因当天风大造成且原告未尽到看管义务的意见,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出租人聂某作为院落的出租人,有义务对马某使用出租物进行监督管理,马某进行违法建设,其知情,应当预见到有可能对他人造成损害,而未及时制止,亦应承担部分赔偿责任。物流公司停放车辆的位置紧邻彩钢棚,应当预见到如果出现意外会造成车辆受损的后果,而放任结果的发生,亦应承担部分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一审法院判决,马某承担20万余元,聂某承担6万余元,剩下部分由物流公司自己承担(损失共计33万余元)。一审判决后三方不服均提起上诉。

物流公司上诉称,无客观证据证明致损的彩钢棚是聂某还是马某搭建,物流公司对损失的发生并无过错,因此应由聂某、马某对全部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马某上诉称,马某所建的彩钢棚,三面未封闭,属于临时使用,不应认定违法建筑。彩钢棚被刮歪,属于不可抗力、不可预见的自然灾害。龙卷风刮来时,物流公司应预见可能受损害而未采取防护措施,应由其承担全部责任。

聂某上诉称,彩钢棚被刮歪,属于不可预见的自然灾害,属于不可抗力。且聂某将场地出租给马某后,无权再随便进入场地,对马某搭建的临时棚,聂某不知情。双方也并未约定聂某对租赁场地负有监督的责任。

马某、聂某共同提交密云气象局气象凭证一张,中国应急服务网证明一张,证明2017年4月26日发布蓝色大风预警,当日白天有6到7级大风。

二审法院认定,马某、聂某仅凭其提供的风级证据不足以证明属不可抗力,且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一审法院根据各方当事人自身过错酌情确定相应比例责任,属于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合理范围,并无明显不当,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咨询

北京死刑复核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

北京离婚律师咨询

北京死刑辩护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