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仰生故意伤害案:伤害行为与被害人的重伤的因果关系
时间:2019-05-25 16:12:34   来源:管理员

[裁判要点]

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后,有被害人家属主动要求拔除气管插管、停止输液等多个独立于伤害行为的积极因素介入致出现死亡结果的,由于伤害行为与被害人之死之间的因果关系已因被害人家属行为的介入所阻断,因此,伤害行为仅与被害人的重伤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而与被害人之死不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均系被害人许某源之亲属。

被告人:巫仰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4月15日被逮捕。

被告人:谢礼盛。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4月15日被逮捕。

被告人:刘哲。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10月25日被逮捕。

被告人:张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10月25日被逮捕。

被告人:张英秋。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10月25日被逮捕。

被告人:蔡财彬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6月1日被逮捕。

被告人:郑中海。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6月1日被逮捕。

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巫仰生、谢礼盛、刘哲、张伟、张英秋、蔡财彬、郑中海犯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向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后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检察院在被害人许某源死亡后变更起诉,指控上述七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同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

被告人巫仰生辩解称:其只是致被害人受伤,没有致被害人死亡。其辩护人辩护称:巫仰生的伤害行为与被害人许某源的死亡结果之间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谢礼盛、刘哲、张伟辩解称:是被害人的家属放弃治疗导致被害人死亡,其只是致被害人重伤。

被告人张英秋辩解称:其只是致被害人重伤,没有致被害人死亡。其辩护人辩护称:被害人的死亡与张英秋的行为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被告人蔡财彬辩解称:被害人是因其家属停止治疗而导致死亡。其辩护人辩护称:公诉机关变更起诉指控蔡财彬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证据不足,现有证据只能认定蔡财彬及同案人致人重伤。

被告人郑中海辩解称:其只是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其辩护人辩护称:被害人的死亡与郑中海没有法律上的关系,不能排除因其他原因而死亡。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害人许某源与杜某杰,于2010年12月2日凌晨,到潮州市新桥西路新乡村“老乌烧烤”吃烤鱼时,因该店没有卖烤鱼一事与店主张某德发生争吵,店内一员工将此事经电话告诉被告人巫仰生(系店主继子)。被告人巫仰生便打电话告诉被告人张伟、谢礼盛称其店内有人闹事,叫他们过去帮忙。被告人张伟遂叫了被告人郑中海、张英秋、同案人吴学良(已判决)一起过去帮忙,到场后,两被害人被一叫“刘二”的人劝走上了一辆三轮车。此时,被告人谢礼盛及其纠集的被告人蔡财彬、刘哲、同案人林川(另案处理)坐一小汽车到了现场,后被告人谢礼盛、刘哲、同案人林川冲去拦住三轮车上的两被害人,并殴打两人。此后在离开现场时,被害人许某源下车打电话,被告人一伙遂又冲上去殴打许某源,将许某源打倒在地。后被告人巫仰生叫其继父张某德打120救人,其他人离开现场。被害人许某源被打伤,经鉴定:被害人许某源系头部外伤致脑挫伤、硬脑膜外血肿、硬脑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并昏迷,伤情为重伤;伤残程度评定为一级。

被害人许某源于受伤当日被送到潮州市潮州医院住院治疗,2011年3月24日潮州医院应被害人许某源家属的要求,拔除被害人的气管插管,降低用药档次,并于同年4月1日停止输液。后被害人许某源于2012年1月8日死亡。

被害人许某源于受伤当日被送潮州市潮州医院住院治疗,至2011年9月13日其亲属为其办理住院结算手续,连同门诊费用、药品费用共用去医疗费人民币25.490649万元。被害人许某源死亡后,其亲属于2012年3月13日到医院办理第二次住院结算手续,共用去医疗费5.773909万元。综上医疗费共计31.264558万元。

另查明:被害人许某源的父亲已去世,其母亲为方某叶,妻子为刘某红,其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其子许锐某是其与前妻所生。

再查明:在本案审理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和被告人谢礼盛、蔡财彬、郑中海达成赔偿协议,由被告人谢礼盛的亲属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本案而遭受的经济损失16万元,由被告人蔡财彬的亲属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本案而遭受的经济损失7.8万元,由被告人郑中海的亲属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本案而遭受的经济损失6.988万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撤回向本院提起的对被告人谢礼盛、蔡财彬、郑中海的附带民事诉讼,并出具谅解书对上述三被告人表示谅解,并请求对被告人谢礼盛从轻处罚,对被告人蔡财彬、郑中海从轻、减轻处罚。本院经审查后同意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撤回对被告人谢礼盛、蔡财彬、郑中海的附带民事诉讼。

[裁判结果]

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9月20日作出(2012)潮湘法刑初字第2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被告人巫仰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被告人谢礼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三、被告人刘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四、被告人张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五、被告人张英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撤销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揭中法刑假字第154号刑事裁定书对被告人蔡财彬的假释。被告人蔡财彬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连同前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因假释尚未执行的余刑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十五天,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七、被告人郑中海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八、被告人巫仰生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的经济损失27.4675万元,被告人刘哲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的经济损失16.4805万元,被告人张伟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的经济损失16.4805万元,被告人张英秋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的经济损失10.9870万元,四被告人对上述赔偿款项相互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付清。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和被告人巫仰生、谢礼盛、张伟、蔡财彬不服,均向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10日以同样的事实作出(2012)潮中法刑一终字第5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维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2012)潮湘法刑初字第2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至七项对上诉人巫仰生、谢礼盛、张伟、蔡财彬、原审被告人刘哲、张英秋、郑中海的定罪、量刑部分;二、撤销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2012)潮湘法刑初字第2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八项;三、上诉人巫仰生应赔偿上诉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的经济损失29.812881万元,原审被告人刘哲应赔偿上诉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的经济损失17.887728万元,原审被告人张伟应赔偿上诉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的经济损失17.887728万元,原审被告人张英秋应赔偿上诉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的经济损失11.925152万元,并对上述赔偿款项相互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履行。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被告人巫仰生、谢礼盛、张伟、蔡财彬,原审被告人刘哲、张英秋、郑中海合伙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予以惩处,并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因本案而遭受的经济损失,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提出的赔偿请求合法有据部分予以支持。公诉机关指控七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罪名成立,予以支持,但变更起诉指控七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不能成立,因为被害人许某源因本案受伤住院治疗后,医院于2011年3月24日应被害人许某源家属的要求,拔除被害人的气管插管,降低用药档次,并于同年4月1日停止输液。医院已告知被害人家属此举可能造成被害人病情加重、甚至死亡,而被害人家属表示由此产生的一切不良后果自负,并签字为证。此后,许某源于2012年1月8日死亡。现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实被告人及同案人一伙的故意伤害行为与被害人许某源的死亡后果之间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因此公诉机关指控七被告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证据不足,不予支持。本案现有证据只能认定七被告人及同案人一伙故意伤害作案致人重伤。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定罪正确,量刑恰当,审判程序合法,唯未适用《广东省二○一二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判赔上诉人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因本案而遭受的各项经济损失不当,应予纠正,即本案应适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即2012年度的标准来计算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因本案而遭受的各项经济损失。鉴于方某叶、刘某红、许锐某在原审诉讼中和谢礼盛、蔡财彬、郑中海分别达成了刑事附带民事调解协议后,自愿撤回对该三人所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且已经原审法院裁定同意,因此,巫仰生、张伟、刘哲、张英秋对谢礼盛、蔡财彬、郑中海的赔偿份额不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遂依法改判。

相关链接:

故意伤害罪如何赔偿?故意伤害罪赔偿标准

什么叫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罪一般判几年?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该定什么罪?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量刑标准

最新故意伤害罪法条

最新故意伤害罪量刑标准

律师咨询

北京死刑复核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咨询

北京死刑辩护律师

北京刑事诉讼律师

北京故意伤害罪律师

北京聚众斗殴罪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热线
北京刑事律师咨询400电话